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其实我的老婆很骚。
我叫张勐,我和妻子结婚不到两年,孩子才四个多月。 我们结婚时,她的身材没有什么特别的,可生完孩子,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保养腹部也恢复到了平坦和光滑, 腰部虽然没有少女时的纤细但也属于很细的那种了, 没有恢复的是一双坚挺的大乳房和两片桃形的大屁股。 老婆总是不停的向我抱怨,可在我看来, 当然可能所有男人都会这么看的她现在真是太性感了, 天使般清纯的容顔纤细的腰枝,前突后翘的身材, 哪个男人见了都有一种性的冲动要不是爲了让她能恢复的更好, 我们约定的5个月后才能爱爱我早就每天几次的发泻我的欲火了。 虽然她也多次暗示我可以爱爱了,但我还是爲了她身体考虑我还是忍住了, 不过每天睡前搂着她赤裸光滑的身体可不是我能忍住的, 近一个多月来几乎天天她都会给我含出来一次, 每当我看着胯下老婆那张有清纯面容的头上下起伏 我按揉着她的乳房和大屁股都让我无法忍受, 可一想到还有不到一个月了我就努力的克制, 但没想到这种情况几天后由于我大哥的到来而打破了。 一天,我刚刚工作后回到家,正在和老婆准备晚餐时, 我大哥突然到来我和大哥没有生活在一个城市, 他比我大了四岁今年刚刚30,身高180, 在省城的一个机关工作我俩在喝酒时才知道, 大哥离婚了嫂子和她们公司的老总好上了,我有点不敢相信, 原来的他们俩个是多么恩爱啊出门都是手拉手的, 嫂子长的也非常漂亮在我没结婚前,嫂子就是我的手淫对像。 大哥借休假的机会出来散散心,到我这来看看, 也许是借酒消愁吧我们都喝了很多,说话也渐渐无所顾忌起来, 大哥一会骂那个女人忘恩负义只认钱,一会又夸老婆漂亮贤惠, 我发现渐渐的大哥的目光看正在旁边的老婆眼光不太正常, 老婆由于要给孩子喂奶所以在家基本上都是下身穿一条睡裤, 上身是一件对襟的睡衣在腰间只系了一条带子, 里面是真空的。 我和大哥由于喝酒时间比较长,就转移到客厅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喝, 老婆给我们热完菜放下时前襟有些打开,露出里面半个乳房, 我看着大哥有些呆滞的目光认爲他一是喝多了, 一是和嫂子离婚后也很长时间没有做爱了吧看来应该给大哥找个地方泻泻火了, 我也没太在意一直到十点多我才扶着喝醉的大哥回客房睡觉。 第二天早晨起来,看到和我一起起床的老婆, 没有什么异样。 吃过早餐,我就去上班了,大哥也说要去会几个同学, 我就开车把他送到他同学那晚上单位来了一个大客户, 又不能回家吃饭了 我只能让灵儿给大哥做饭了: 「老婆, 单位来了一个大客户需要应酬一下,可能要晚上十点多才能回去, 对了大哥回来了吗?」老婆听我说完好像停顿了一下, 才说: 「大哥嗯,大哥还没回来呢,你也注意点, 少喝酒。 」「好的。 」 我就安排大客户吃饭,八点多点我们就结束了。 等我回到家已经九点多了,看到家里客厅和我的卧室都关着灯, 估计老婆睡了吧。 我轻轻的打开房门,进屋后刚要脱衣服,突然听到大哥房间付出一阵阵女人压抑的呻吟声和肉体相撞的啪啪声, 我心里不由得暗暗的想: 大哥也真的把什么女人领到来了?太不像话了, 老婆会怎么看?没办法。 我回到卧室,老婆不在!去哪了?孩子的屋和厕所都没有, 难道?不可能吧?我不由得站在大哥的门前趴在门上仔细的听着。 一阵清脆响亮的肉体撞击声后, 大哥的声音响了起来: 「怎么样?大哥肏你舒服吧?」「大哥, 快点吧张勐一会就回来了,让看到怎么办?我对不起他。 」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大脑轰的一声,眼前一阵发黑, 大哥和老婆做上了?爲什么?我对他们这么好 他们爲什么要背叛我我恨不能立即冲进去,抓住这对奸夫淫妇, 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么做如果我冲进去了,可能我的家庭和亲情就都没了, 我努力的克制着我心中那种痛苦和酸楚的感觉 但突然发现自己的鸡巴硬了起来难道我也有凌辱女友的情节, 还是在春满四合院书看多了对自己有了影响?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听着里面覆雨翻云的声音。 这时大哥的声音又起来: 「昨天晚上就应该肏上你的, 还和我装。 」昨天晚上?什么情况? 「讨厌,不要这样看着人家, 羞死人了快关灯呀!」老婆瞄了一眼丑陋的肉棒, 羞得不敢再看第二眼两手遮住身上重要的部位, 催促他关灯。 老婆如艺术品般完美的身躯被这么一遮, 更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诱惑他迫不及待地关上灯, 爬上床爬到老婆身上……黑暗中他粗糙的大手在老婆光滑如玉的肌肤上游走, 终于找到了那对饱满的玉女峰。 老婆的乳房很挺,形状很好看,他爱不释手地抚摸这对酥胸, 还用嘴凑上去对着娇嫩的乳头又吸又啃又舔老婆敏感无比, 被我逗弄得娇躯不安地摇摆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 不一会儿他感到肉棒胀得难受,便迫不及待地打算插入, 可他分开老婆修长的玉腿拧着肉棒对着老婆的私处捅来捅去就是找不到地方, 急得他满头大汗「我……我找不到啊!」「不是那里啦……下面一点 不那里是屁眼啦,哎哟……」「呃……要不先开开灯?」「嗯……」 灯光再次打开, 看着床上娇柔的身躯然后来到老婆身前,分开老婆的双腿, 细细地观察神秘的私处起来心想刚才居然无从下手简直丢脸丢到家了, 现在可得好好研究一番。 老婆见自己的私处被自己的哥哥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 羞得拿过一个枕头把自己的脸盖住就想鸵鸟的心态一样。 而他则细细观察着,不算浓密的阴毛长在阴阜上, 下方就是一个微微凸起的地方其上还有一条神秘的肉缝, 然后他用手指将肉缝掰开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 一个神秘的洞口也藏在其中。 他伸出手指在其中探索了一番,老婆的娇躯连连颤抖, 特别是当他碰到阴唇上方一粒奇怪的凸起时老婆的身子更是闪电般缩了缩。 「会疼吗?」他奇怪地问道。 [疼倒是不疼啦……只是……那个……有点敏感……」老婆羞道。 于是他伸出舌头,在娇嫩的阴唇上来回舔弄。 「哎呀!哥,你干什么?快停下,那里好脏……啊!嗯……」老婆话还没说完, 他的舌尖就在她的阴核上来回挑逗老婆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 条件反射地想缩回去可惜被他死死地抱住她的腿, 只能忍受着私处被他狠狠地侵犯。 「舒服吗?诶?有水出来了……滋滋……唔, 好甜……嗯……不要……啊!这感觉……从来没有过……」 老婆敏感的私处被他并不熟练的挑逗依然弄得爱液泛漤 看着躺在床上娇喘连连全身绯红的老婆,他迫不及待地再次关上了灯。 他一手撑着床,黑暗中寻找着入口,这次他感到龟头终于找到了地方, 于是慢慢地进入。 「呜……人家是说……别出来嘛,哥哥的那个……好像有些大……进来吧, 这次要对人家温柔些。 」老婆说着,一只芊芊玉手在黑暗中握住他的肉棒, 对准她自己的嫩穴他配合地再次慢慢地小心地插入。 「啊,大哥,啊,你太强了,啊,快,啊, 你快整死我了。 」「宝贝,告诉大哥,你在和大哥干嘛?」「做爱。 」 「要说肏屄,是大哥在肏你,肏你屄。 来,宝贝,再告诉一声大哥我们在干嘛?」老婆的呻吟声虽然加大了, 但并没有回答我们在一起做爱时,老婆从来就不说脏话的, 也不许我说我想现在也一样吧。 肉体撞击声忽然缓了下来,我正在以爲他们要结束的时候, 传来的却是亲吻的声音。 「来,宝贝,再告诉大哥,我们在干嘛?」「啊, 肏屄。 」老婆轻声的说。 「来,好宝贝,大声告诉大哥,大哥在干嘛。 」?「啊啊啊,大哥,大哥在肏屄,肏我的屄, 肏弟妹的屄用力。 」估计大哥也受不了,随着一阵勐烈的撞击, 一声怒吼屋里没了声息。 我默默的走出了家,在广场上坐了下来, 我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情况。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声打破了我的发呆,是老婆打来的。 还是那么温柔的声音: 「老公,在哪呢?怎么还没回来呀, 人家没睡等你呢。 」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 「我正在往家走, 再过十分锺就到家了你先睡吧。 」迈着沈重脚步,我回到家里,看到床上散发着刚洗浴过的清香的老婆, 真不敢相信那个刚刚还淫叫的会是她吗?但愿那是一个我刚做的噩梦吧